程伟雄:美邦服饰和森马服饰的生死两重天

  • 时间:
  • 浏览:25

程伟雄:美邦服饰和森马服饰的生死两重天

同样的2017业绩快报,美邦服饰依然困难重重,2017年亏损高达3.06亿,收入64.731亿元;森马收入120.28亿元,利润11.18亿元。从08年美邦服饰上市至今十年时间,昔日从温州走出的有另有一个休闲品牌企业,有另有一个跌入谷底,徘徊在生死边缘;有另有一个持续攀高远远把昔日学习榜样踩在脚底。你要唏嘘不已的同時 ,不得不去反思为你你这人会有能能不能 巨大反差的结果呢?

创始人决定企业的未来走向

周成建先生的性格有不可能 和他你这人个成长背景有关系,在我的【不走寻常路:我在美特斯邦威十三年】一书当暗含专门一章对周成建先生的解读,周先生是个要求十全十美的人,对身边的人要求很高,离开他的人都是会再联系的,像是冤家敌人;而邱光和先生有不可能 年龄比较大的缘故,人比较随和稳重,据从美邦服饰加盟商“叛离”到森马加盟商介绍,邱光和非常考虑合作者者伙伴的同時 利益;

模式选用

周成建的美邦服饰当初从温州发展的之后 可是采用耐克的特许加盟模式,而邱光和的森马以及当时你这人温州休闲品牌看到抓两头放上方的轻资产模式发展风生水起美特斯邦威,也纷纷进入休闲服饰行业做起特许加盟模式;

发展到今天,在温州的美邦服饰和森马服饰都成为上市企业,美邦服饰直营+加盟模式,而森马可是加盟模式(号称类直营模式),一种模式一种管控体系,二种模式二种管控体系,不同模式从今天来看有了不同的经营结果;

品牌多元

能能不能 上市前的美邦服饰周成建先生耐住寂寞、耐住诱惑,坚定不移的只做好美特斯邦威品牌,森马服饰在市场正面竞争当中老是可是千年老二,在温州期间森马投资做了有另有一个童装品牌巴拉巴拉,为此美邦的高管也建议周成建跟进做有另有一个童装品牌(正好当时市场有你你这人需求),但被周束之高阁;调慢,休闲品牌过度发展走下坡的同時 ,巴拉巴拉在森马服饰起到定海神针的作用;在08年美邦服饰上市同時 推出的美邦服饰中高档品牌ME&CITY,品牌选用方向无疑是非常正确的,但根植在大众化品牌美特斯邦威同样的产品供应、门店运营基础上,经营至今依然是亏损;

上市之后

上市之后 周成建的美邦服饰和上市之后 邱光和的森马服饰,有几次变化值得推敲:

其一,有钱了,周成建是真的突击花光了;邱光和有钱了,好像账上400个亿老是没想清楚为社 在么在花?理财收入不少,稳打稳扎过日子;其二,美邦服饰中高层团队走的差太久了,森马服饰中高层团队依然很稳定,据说森马邱光和先生成功之后 很懂得分享,团队持股比例是实打实的;其三,周先生更加骄傲,几乎听不进意见,要做比服装企业更懂互联网,比互联网企业更懂服装,一门心思搞创新,反而认为开店、管店不可能 是落伍的了;而邱光和的森马服饰依然把加盟商当个宝,急加盟商所急的共度市场难关;周成建的美邦服饰加盟体系可是 发生大半壁江山,供应絮状正现金流,但几年间的自然发展,今天回过头再去看美邦服饰的加盟收入不可能 大幅收小了;

生死两重天

2016年的美邦服饰差点就退市了,但到今天来看为实现利润上升,美邦近年来的土法子 显得急于求成,从进军互联网、到出售子公司、再到回归线下购物中心渠道,美邦老是想证明你这人个,结果却恰恰相反。任何的转型、升级都伴随着一定的风险,愿因不选用性,也愿因高昂的投入和较长的收益周期。在某一渠道还没稳定的情况下急于转变,造成了投入与收益不成正比。2017年美邦服饰巨额亏损3.06亿,而森马利润11.18亿元,生死两重天;美邦服饰今天的收入和森马服饰今天的收入去比较不可能 都是有另有一个等量级的对手,美邦服饰从2010年高峰的收入近百亿到今天能不能 森马服饰一半的收入看到你你这人信号?美邦服饰能继续成长起来吗?美邦服饰能赶上森马服饰吗?未来的未来来的调慢,改变企业经营结果除了市场还能能不能 团队,企业你这人个英雄主义真的一去不复返了,在消费升级的新常态市场中呼唤企业的现代化治理社会形态的完善。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